。_(:з」∠)_わたしにも言いたいことが山ほどある。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 昨天雅安地震,愿天佑四川。

    ---------------------------------------

    (哦,不知道图片显示不显示得出)

    大部分人跟我说:这是一个机会。

    事实呢?因为是刚合并的机构,办公室在各科室的人缘和威信并不大,如果贸然抽调其他有很多工作经验的前辈,必然有着得罪人的可能,而作为一个没有编制,资历尚欠的新人,这样的廉价劳动力实在是太好的选择。╮(╯▽╰)╭

    那么,就让我借着这个原本不怎么好的原因,让它变成对我有利的经历吧。

    看轻我的人终究会发现你是错的。(made软柿子也不是那么好捏的岂可修!)

    拼布包继续走起!磨练吧姑娘!各种意义上的!

  • 每天发个呆 - [...ただ日記]2012-09-13

    Tag:日记

     

    [1]A与不A

        昨天因为在写领导布置的中秋慰问信,拖延症发作,从19点一直折腾到24点,没有顾及渣剑三。后来23点多的时候,亲传徒弟在微薄上问我:今天你没上线啊。我说难道你上线了?他说嗯,来处理下遗产,跟没告别的人搞个别。我当时就愣住了。

        我一直以为,没有特别的理由是不必A的,除非你对这个游戏彻底失去了兴趣。亲传徒弟的性格显然不是怕找不到基友的类型,那么他是完全失去兴趣了吗?他的花哥是有了白笛子,秀秀号练到73,只不过开了个学,网络比较卡,就A了吗?

        当时我突然觉得很悲凉,觉得没有人肯为我留下来,所有的人只要拥有了一个合乎他自己需求的理由就可以潇洒的离开,好像再也不联系般。除了游戏,我们明明有QQ,有微薄,甚至有手机号,却说得仿佛今日一过再无相见之日。

        死情缘算什么,死基友才最难过。

        所以突然想明白,顺其自然。

     

    [2]上班记

        我说不清我的感受,这是份可以做,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的工作,只能说挺适合天枰座公正的属性,满足不了天生的爱幻想和创作欲望(……我有这玩意儿?)。不管怎样,路还很长,如果我不能把喜好或者说理想当成工作,那就不要奢求太多,也许这反倒是好事,不会束缚住你,会成为让你时不时开心起来的小事。

     

    [3]妄想症

        渐渐明确一些能让我觉得很开心很乐此不彼的事情。发现一项需要的东西然后去网上淘货,看购书目录然后去卓越买书,鬼鬼祟祟仿佛被人看到就很不好意思地拍摄一张照片(也许最终没拍成),在行驶的轻轨车厢里看毛毛雨在玻璃上划出短直的虚线,或者在屋子里看外面的雨线,构想各种不合理的举动(比如在开会的时候站起来大叫)。

     

    [4]:)

        总是很弱的结尾哦。

     

  • 灯塔之一 - [...ただ日記]2012-09-02

    Tag:日记

        从节气上来说已经入秋了吧,从我的心境上来讲,好像也是平稳的秋天,至少算是风和日丽。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出来从今年过年到大四毕业是我的一个焦躁期,不知道是不是渣了剑网三的缘故,对现实生活一度绝望至极。不过好在我这个人还算爱惜面子,所以仍是撑过了毕业。用“撑”这个字好像显得很了不起,又好像显得我弱爆了。事实就是这样了,自己觉得还不错,在世界眼里我就是个渣。

        这样也不错啦。

          曾经觉得在现实里这么菜的我,到了游戏里是不是能变得厉害一点,后来发现我跟现实里一样菜。不敢混野团,天天做日常又厌烦,就跟现实里不敢尝试新鲜事物,跟陌生人交流,又不甘于平凡的生活的情况里一模一样。我的心太狭窄,它一面向往蓝天,却只转身抱膝不前行。

        记一些,想要重新拾起和尝试的事:

        五块钱的钢笔。

        睡前读几页书。

        至少一周写一篇日志。

        每天抽空涂涂画画一小张。

        去虾米签到,每天点一首从未听过的歌来听。

        钢笔让人握笔有力下笔端正严肃,阅读使腹中不止果腹之物,记录能自省吾身发现愉悦,创作令无形之物存在,音乐吟唱灵魂。

        = =

        这像是我能做到的吗?我也不好说啦。

  •       = = 有多久没更日志这种事,我都懒得吐槽了。

          本月13号开始上的班,家里人千托万托的工作,再不去的话肯定会让他们失望得连狗都不想养了吧。(有毛线关系)

          原本是凌晨2点睡觉,早上10点起床的作息,一下子就被拨成晚上最晚0点睡,早上6点30起床。这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要去适应新的环境和新的人,总觉得相当麻烦。头两天因为领导出差不在,我一直是像流魂一样,没有入职培训,连上下班时间也是自己问同事,具体做些什么也不知道,扔给我两本书,下午让我坐窗口后看着别人操作。甚至,连合同什么时候签,待遇怎么样也不知道。看个书注意力很快就分散了,下午坐在窗口后面学习也是,想些有的没的,比如说父母生了一对双胞胎,只付一个人的学费,两个人轮流去上学,遇上一个女孩子,她喜欢哥哥,不喜欢弟弟,但是哥哥不喜欢她,弟弟喜欢她这样的故事。(……)

          嗯……虽然每天都很尴尬,尴尬地假装在看条例,尴尬地在她们午睡时一个人看手机,尴尬地坐在窗口后面走神,我还是倔强地认为自己的适应能力不差。就算承认差了又能怎么办,对不对。

  • 心灵谋杀案 - [...ただ日記]2012-05-25

    Tag:起伏

        今天总算是开始认真思考怎么改论文了,才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从来都存在,才发现自己果然是个喜欢依赖别人,然后别人给了意见后不会动脑去想想是否可行的白痴。
        老师说,去管院一个个点开老师资料来统计;老师说,把现在的师资和五年后预计的师资做比较;老师说,你可以用转移矩阵一年一年算出当年师资队伍。
        我试着做,有的老师缺出生年月,有的缺学历,有的大部分干脆什么都没有;我试着做,找不到五年后的计划师资;我连当前的转移矩阵也不知道。
        好吧,真的是因为我打心底里不想做,才会这样的结果吧。
        我应该,想尽办法搞到每个老师的手机一个个打过去问;我应该,翻遍学校人事处每一个字,得出学院计划五年后的师资;我应该,把matlab学起用来解转移矩阵。
        是吧,是这样的吧,我应该为我所不喜欢的事情去做那么多谋杀我心灵的事,好去做那一件我喜欢做的事。
        这种狗屁理论TMD就是自虐吧!整个人生都是自虐吧!为什么啊?这样的社会根本没有自由可言吧,还不如原始社会吧,那样才是遵从人类本性的吧,想睡就睡,想吃就去找,想做爱就做爱,想砍人就把人砍死。所以说到底,人类这种动物本质上就是个混蛋而已吧。
        我用两条腿走路,我穿上衣服,我用勺子筷子吃饭,我用体面的做法,最终还不是去做混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