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わたしにも言いたいことが山ほどある。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 周日。去学校的日子。

    周五。回家的日子。

    中间相差的四天,是混合着泥的潮水。

     

    什么时候开始对身边的一切都不屑,以冷嘲热讽来寻找自己的优越感。什么时候开始掂量自己,然后躺在湿湿的名为自卑的洞穴中。什么时候,可以看开虚空漂浮的灰尘,落回实实在在的安全地面。

     

    周四,应该是,我的时间概念已经快被学校给磨损了,没有课表就无法推算出日期。对,昨天,上完晚上的选修回寝室。又跑下去买关东煮,吃完就和两个室友捉鬼牌,几乎都是我输的。头上被夹了乱七八糟的晾衣夹,脸上也贴了标签纸。很疯的样子。睡觉前,另一个室友发短信来,说伤心。她就喜欢搞这种事情,非要发短信,每次却又都是我很难过,我很伤心之类。

     

     

    我又能回什么呢。告诉她会好的,想想你自己是多么幸福的,向我学习,要适当脱线。或者,说XXXHolic里面提到,人会忽然陷入这种情绪,是因为被不好的东西暂时缠绕了。或者,偷偷流眼泪吧,流完了就好了。

     

     

    但是她不会相信。

     

     

    她难过的原因,是总是有人问她奖学金拿了没。是因为家里父亲要她继承家业所以不能从事画画或者钢琴。

     

     

    从来都是这种模式。最后她总是以 安 为结束。

     

     

    她不知道,周二晚上我循环听着《捕捉闪亮的瞬间》,听着听着就流眼泪。

    她不知道,坐车两个小时我歪着脑袋想着些有的没的,想着想着鼻子就发酸了。

     

     

    我始终觉察到内心的荒原。

     

     

    这个世界太耀眼,常常令我不愿意去睁开眼镜。因为一旦睁开就会被闪耀的光芒刺痛到哭为止。直到我们自己也变成发光体。以光抵光。

     

     

    我所害怕的。

    害怕自己写的同人不好,从来都小心翼翼。甚至害怕去比较。

    害怕对某一件事物的热情突然消失,于是便无所依存。

    害怕瘦不下来。

    害怕无法找到我要找的人。

     

     

    你看,多么幼稚。

     

    比不过。

     

     

    外公也许就要住回来了,原因是我出生后她另娶的,一直对他不好的,只知道钱的女人终于发狠话要赶走他了。

     

    我觉得自己从来都算乖,所以如果真的是这样,到时候我也会,让出自己的房间,住在原本天井里洗衣间也不要紧。

     

    不会,在酒吧通宵不回寝室。不会,因为酒味和烟味不敢回家。不会,让自己活得很累。

     

     

    顶多,把看过的书,看过的漫画,再没日没夜的看一遍。

    顶多,写日志发发牢骚。

    顶多,躺下来。

  • 亲爱的你:

       

     

        今天,和乌鸦宝宝几乎压遍整个老闵行,小烧了一下钱。女孩子果然是看到喜欢的东西就走不动了。

        本来跟乌鸦宝宝说要写封情书给你,但是,此刻我发现我的文字是那么的苍白,而我不知该从何说起。

        买本子的时候,我在想,一定要有一页写满你的名字。要有一页,画一个你。

        有很多事想说,又有很多事不想说,有很多事不得不做,又有很多事懒得去做。

        我一直在努力搞清楚当下的状况,但是每次都在之后才如梦初醒。

        每次制定的计划,有百分之三十能完成的话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我大概是一个很不求上进的人。

        所以我有在想,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你。到底要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在你身边陪你穿越一条街。

        下午压马路的时候,说了很多关于朋友的事。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留下了,我们都觉得是那么的自然,但是是否有我们可以做的事,让留下的人多一点。

        明天,要去学校报道。如果行李少,就一个人去。即将来临的高数补考。

        因为喜欢你,所以想要给你看我所看到的世界。

        如果爱得够深,就会相信虚幻的存在。

        请这么告诉我。

        我就是你一直所寻找的人。

        Happy St. Valentine's Day。

     

                                                                                                   迷之

                                                                                            每时每刻想念你

  •     昨天假期里少有的12点之前就躺床上了。在床上抱着兔子翻来覆去,开始构想想要下笔的同人,可惜总卡在一个地方,于是干脆决定放弃早点睡,但是天不如人愿,姿势变幻了好几种依旧没有睡意。把兔子放到被子外边,跟它说对不起了然后重新裹好。可以归功于是白天喝了两杯咖啡也可以说是生物钟习惯了,依旧思维活跃。想着在学校一个人不抱东西睡居然习惯了,只是困得很早睡眠质量却不好。在家夜里生龙活虎不觉得困,一睡很深早上也起不来。

        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吧。

        上9点手机准时响起All Good Things,其实因为即使昨天入睡花了很长时间但还是算睡得早的关系,我已经挺清醒的了,但是懒虫一发作头一歪(注:不是昏过去...)就又睡了以至于差点忘记做的梦。

        是我喜欢的场景,冬天落满雪的动物园。好像是高中班级同学一起,树杈裸露着,有的被雪覆盖,湿漉漉的深棕色。应该是被人追逐的样子,和我一起抓着氢气球跑得气喘吁吁的有2个人,但是记不起她们的脸,只记得呼出的白色水汽一团又一团和呼吸声。最后想要利用气球飞起来(实在很幼稚),便用力的蹬地,不过很显然是不可能成功的。这点倒是真实的并不虚假。不过这个过程并没有惊心动魄和恐惧,应该只是朋友间的捉鬼游戏。我主动忽略之后突然独自一人参观完昏暗的爬行动物馆以及突然的场景转换,转换的原因只是我误入了员工室推开了一道门,就被扔回了水泥构成的都市,周围没有出口。这场景我不喜。

        但是梦不就应该什么都可以发生么。跟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无关。

        12点多在家附近的KFC遇到了我姐姐(伪)和她LG,老远就看到他们站在那里等我过去。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假装作一拳打在她肚子上,“哟,小两口今天出来happy啊?”其实我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比较好罢了,现在想想起码应该对旁边的章鱼说说:姐夫啊,对我姐姐好一点儿哦。后来走了一小段路,知道他们是出来吃饭,姐姐跟我说了周三聚会的事。她说,我发现我老是在这里碰到你,而且老是跟你说一些通知,上次么是我过生日,这次么是吃饭。

        分开之后的路上,我脑子里想着以后他们生了儿子,我要当他们儿子干妈,什么的。

        下午午江西台的柯南看完就坐在电视前发发呆,旁边爷爷、奶奶和姑妈在打牌。最后牌局散了姑妈坐到我旁边打瞌睡,我调到了艺术人文频道,在放纪念门德尔松200年诞辰的音乐会,有郎朗。可惜已经是快结束的样子,没有听到郎朗演奏第一钢琴曲,只听了接下来的A小调第三交响曲“苏格兰”。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所以我对门德尔松,对这个莱比锡布店大厦管弦乐团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所以我能说的也就只是人类对音乐感情最真实的东西了。有时候我讨厌那些个学音乐的人长篇大论。

        屏幕上打出:第一个乐章 行板转不太快的快板。我突然笑了一下,虽然音乐是那么高雅,有时难以理解的东西,但是对于描述行进速度的表达倒是一目了然。不太快。嗯,很有意思。之前主持人说,这是首以风景为主题的音乐,所以我的脑子里一直浮现广袤的草原和低远的天空,苏格兰的话格子裙,风笛都很有名。我不知道现任的音乐指导是谁,但是这个站在指挥台上的男人,神情很投入,口中不时合着音乐哒哒哒。镜头经常停留在戴结婚戒指的长笛手,她的金色的蓬松卷发在右边用两枚发夹固定,旁边的黑管手大叔很有意思,脸很红,大概是一直在耗氧的关系,他的额头布满细密的汗水,表情很严肃专注。还有黑框眼睛的小提琴手,首席是一位有些年纪的白发老者,时常运用兰花指的定音鼓手还有看见了少见的巴松管。你说,一个200多年历史的乐团,它的成员来了又走了,音乐指导如今也是第19任了。却是固定的名字,固定的音乐厅,也许有被挑战但却一直延续下来的乐团音乐传统,这些成员过去来自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职业,年龄也参差不齐。而他们在台上都是统一的黑色礼服,眼中是对音乐的虔诚,手中是自己钟爱的乐器,或许这些乐器在平日里还被戏称为自己的小情人,脑子里此刻只有如何完成一场完美的音乐会。于是电视机前的这个外行人心中也有了绵延之感。是胸口满满的感觉。

        你说,这大概也是音乐神奇的一个地方吧。很自然的联想到了交响情人梦,千秋和野田妹。相比第一季波澜不惊许多,却也深刻许多的第二季。

        之后调到ICS,中日之桥,说得很快的,我不懂的日语。幸好,虽然我不想用幸好这个词,屏幕下面有字幕。

        “在日本,立春有撒豆驱魔的习俗。一边撒着豆一边说:‘妖怪出去,福气进来’。”

        “各个地方也有不同,比如寺院里是不能说‘妖怪’的,还有的地方说要吃下和自己岁数一样多的豆子。”

        吃下和自己岁数一样多的豆子。

        靠,不知为何老娘内伤得又要流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