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わたしにも言いたいことが山ほどある。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 命题人:乌鸦

    --------------------------

    大约是十岁的光景,我和当时最要好的朋友坐在小区健身区边的花坛沿上,夜晚的月亮正在我们头顶发着光。我也记不清我和她是怎么开始谈论到人生的,现在想来真是挺好笑的,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居然会谈论到现在的我都不太能理解的话题。也许是当时的月亮看上去太孤独,像是在黑幕上的一片单薄的纸片,我抬着头看着月亮说:“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我的记性其实不太好,小时候很多事都还是听来的,这件事却在我关于童年的回忆盒子中被隔离出来,是一种疏远却真实的画面。
          这么说来自己似乎从小的时候开始就是个喜欢装文艺的娃。装了这么多年,多少有一部分的我确实是以文艺来标签了吧。
          又是一幅回忆盒子里的图,我站在弧形顶的通道中,周围光线很暗,只有前方通道尽头外的光透进来,有些刺眼,但能看清是绿色的植物围绕着地砖镶面的亭子。这是我小学头两年记忆最深的场景。伴随着这个画面的还有一句话:“叫你们XX多和同学一起玩玩啊,她总是一个人”。我说过我对于小时候的事印象很模糊,只记得一些场景,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能记得很多,但我确实被说过“因为是你笨嘛,所以记事晚”,不过这个没关系,我想那时是因为我还不懂得即使还没有找到人生的意义也要乐观地面对。

    有了微博之后,我看到很多世界的背光面,那么多的舆论腐败谣言冷酷虚假,总是让我对未来失去信心。冷静下来想想,却仍旧觉得是有希冀的,绝望里是能孕育出希望的。因为我还在不断的与别的生命相遇,许多次或悲或喜的相遇,都会带给我一个果。《XXXHolic》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作品,壹原侑子说:「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只属于他自己的,每个人都与他人相连,与他人分享某些事物。这就是为何人类无法自由,为何人类会拥有喜悦也拥有悲伤……以及爱。」由相遇而产生的关联,组成了我们的人生,在没有相遇之前,所能触及的世界是很小的,不过是看得到的,听得到的,摸得到的,有限的世界,而在相遇之后通过我所相遇的人,我们的世界成为了同一个,边缘得到了扩张,这确实是一个奇迹!

    小时候的我很怕生,非常内向,好在后来慢慢变得开朗起来,并不是那么沉闷了,遇到了许多的人,感知到更多情绪。现在想来真的非常高兴,虽然有点缓慢,我最终还是成了我,并将成为更好的我;虽然现在的我依旧对人际有些怯场,至少愿意尝试。一次失败的相遇会阻止我的步伐吗?显然只要我还活着,那就不会。失落一段时间那是肯定的的,任何伤口的恢复都不是瞬间,只是希望能将这段恢复期逐渐缩小,直到有一天我能像热血少年漫画中的主角一样,即使被揍扁千百次也依旧有坚定的目光,即使喉咙沙哑也要充满霸气地说出XX由我来打倒!

    刚大一的时候,我对同寝室一个又会弹钢琴又会画画的女生充满了好感,因为我向往的技能她都拥有,于是自然和她变得亲近起来。后来时间慢慢过去,我发现有着不同家庭背景的我们在某些事物的看法上是多么不同,我开始怀疑,怀疑我们是不是能做好朋友。每一次意见和做法的不同,都让我独自伤心好久,但是我告诫自己不能这样,要忍,要包容。可每次我刚恢复对她的信心,又一次的不同发生了,矛盾始终没有被疏解。就这样日积月累,一年过去,我终于接着某件非常小的事情而和她闹了不和,就此冷战,分道扬镳。然后我干了十分过分的事情,在我发现我的校园网密码被人修改导致我无法登入查询成绩和课表以后,几经思考排查,我将嫌疑放在了这个朋友身上,虽然我不能确定就是她做的,但我被这次失败的相遇烧红了眼睛,当有人问起我和她发生了什么事以后,我将与和她的意见不同的地方都倒给了别人,虽然没有一传十十传百,但至少在我周围人的圈子里,如今她的名声不太好。现在想来真是十分后悔没有管好自己的嘴巴,我岂能因为一次失败的相遇,就将责任全怪在对方身上呢?难道我自己一点过失也没有吗?在矛盾出现后我努力去疏解了吗?友情也是一种情,如果只因为对方不顺着我的意,我就认为不能做朋友的话,用“肤浅”一词来概括都是程度轻的了。这样失败的相遇,在之后也发生过几次,但是结果并不是一事无成的,我相信每经历一次,我就会改变一点,而如果我自己改变的话——就像侑子说的——未来也会改变。因此我希望我是朝好的方向发展,那么我也将遇到更好的相遇,得到更好的未来。

    这样渐渐的,渐渐的,奇迹就一定会发生吧。

     

    「所有的一切,都是互相交融,互相关联,互相产生影响,这样的存在着,无论多么微小的邂逅,也会改变心灵与躯体」。而我已经有了这些庞大的相遇,要说是这些相遇的人塑造了我也不为过。

    周国平在《生命本来没有名字》里说:有时我甚至觉得,两个生命在世上同时存在过,哪怕永不相遇,其中也仍然有一种令人感动的因缘。我相信,对于生命的这种珍惜和体悟乃是一切人间之爱的至深的源泉。

    我也喜欢独自一人的时光,看风,听雨,闻花,独步,而这都是为了相遇。

    一个人活着不是奇迹,一个人为了相遇而活着才是奇迹。

    --------------------------------

    后序:

    我的父母,他们给了我生命,我最初遇到的生命就是他们;我的家人,我总是在家里发脾气,是他们包容我,让我可以在家里肆无忌惮;所有在我家里生活过的小动物,尤其是现今还在的小狗多多,感谢你们给予我欢乐和陪伴。

    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在被她批评之前我都非常地憎恨做作业和写作,如今虽然我仍旧十分不喜欢做作业,但至少我懂什么是必须的,而至于写作,虽然到现在依旧毫无成就,我也不会放弃。

    我的可爱的中学同学和老师们,那时的我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他们没有因此而排挤我,现在想来实在是受宠若惊。假冒家长签名,被人无心说中心事就急得脸通红,懒到家,不努力,还冷暴力对待过一个男同桌。这样的我,你们仍旧在这几年中学同学聚会时友善的对待我,实在是我的荣幸。

    我独一无二的高中同学和老师们,这将是我少年时代里最美的部分,我们共同度过花季雨季,奋斗过高三,即使毕业后三年没见,再聚首时你们还是一样坦然又亲切。我的梦怡妈妈,言言哥哥,豆子师傅,她们三个带着我让我胆子变大,人生中第一次在大合唱里担任一部分领唱,回忆起来唱得乱七八糟,也觉得十分高兴;郭大便(……),赵体委,蔡小白,你们是我最好的邻座,可以谈天谈地嬉笑怒骂。

    乌鸦,我的最好的同桌,我们“纸谈”了多少也许在大人眼中看起来无所谓的事情啊,高三我们互相勉励,争做文科三巨头(……),即使最后没有成功,但是因为你的鼓励,我充满了信心,悄悄告诉你们,高三的日子里,我夜里有时会流泪,想着不争气的自己,但是第二天我又会觉得班里文科成绩比我好的不过一二了(被打)。

    小鼠,我的最好的书友,在课后逛书店是我们的爱,高中第一次报道时,我们就搭上话了吧,虽然高三最后段日子里有些疏远,同选了历史却不在一个班,但是你看,毕业后我们又搭在了一起(……)一直很佩服你的淡定,就像我说过的,你就是我过度激动时的镇定剂,总能让我看清一些没注意的事实,好让我反思许久;还很佩服你的我行我素,这个词用在这里绝对是褒义,谁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啊,谁都想表现好的一面啊,只是为此就会活得很辛苦。遇见你以后我才觉得,想太多没有意义,自己活得舒坦才是王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看去吧。

    昕昕,我的最好的“主人”,说起来我俩的交往其实一直很平淡,要说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大起大伏的事,但是这种细水长流实在太好了,我想是你的脾气太好,虽然你一直说自己很挫,但你简直是我见过的气量最大的同龄人了。记得见过有你默默流眼泪的样子,那次是高二学农,我调换到你们房间,当天很晚的时候你发烧了,却不说,后来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烧得很高了,然后你看见大家都围过来以后就留眼泪了,问你有没有关系的时候你一边轻轻地说没事,一边抬手抹眼泪,我顿时就在内心油然而生(……)一种强烈的保护欲(……)。还有一次,具体是什么时候我忘了,我们在用短信聊天,谈到了小小的爱恋。也不知为什么这两件事我还记得,内容都已经模糊了,轮廓却不会淡去。

    真真,我的最久远的伙伴,从小学相遇开始,到现在都十五年了。人生有几个十五年,这样的缘分前世我们一定回眸回得眼睛都瞎了(……)才能修来。你的生活目标一直很简单,吃饱睡好,找个稳定的工作钱够花就行,你就是这么个简单的人,和你相处很轻松很愉快。你总是说我太喜感了,我想说喜感也是需要回应的,因为你对我说的话有回应,有笑,我才能继续喜感下去啊。你带我玩的彩虹岛,依旧是我最喜欢的网游!爱妃啊,朕最喜爱你了(……)

    憋憋,我的最八卦的朋友,相遇才三年,我们却扒了很多人(……),还有那句“Dirty secrets make friends”在我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你脾气很好,在你面前每当吵架吵不起来时我总有一种挫败感。虽然你总爱跟我讲你的感情问题,我都听烦了,但是确实因为你,我的寝室生涯才没那么孤单。

    茄子,我的最铁杆的饭友,带我入SJ门,认识了十三位优秀的人,真的十分感谢。你让我看到什么叫真正的饭,不是脑残,不会冲动,相信着他们,只是希望他们好,只是希望能守护着他们,看着他们变老。你是我身边唯一一个认真读过哈利波特并真心热爱它的人,这样的你,一定有懂只有身为哈迷才深刻感受到的东西。

    还有最后,我的网友们,虽然你们不会看到,沙沙,简哥,蕾姐姐,然然姐,小狐,因为你们我的网络生涯才这么富有人情味。

    --------------------------------

    Free Talk:

    其实散文还需要FT吗?

    我只想说,写到后面崩坏了……原本是想用半悲伤的语调,然后引出希望。后来“感谢”的部分开始,我有种收不住的感觉=  =。明明这部分是想要煽情的,确实一开始有一点点写得我想哭,后来突然冒出了许多奇怪的用词(……),人称也从“TA们”变成了“你们”。从这两点来看,这篇文是失败的。全当是我已经喜欢你们喜欢得入魔了吧>////<

    于是这篇不能算作小小世界的妄想症,只能是很散的文了……

  • 命题人:乌鸦

    -------------------------------

    「我答应你。」

    得到消息后的第三天,顾云仍旧如前两天一样早早起了床,和父母一起坐在桌子边吃早饭。白色的香糯的鸡粥,一点点绿色的葱花和脆脆老油条碎末;一碟油汪汪的海苔肉松;蓬松的飘着香气的肉包,这是她平时最爱的早餐搭配,今天却没有听到她的赞美。顾云默默地咬掉包子,挑一些肉松合着粥一口一口的吃完,擦擦嘴朝父母说了句“我吃好了,去上班了”就起身去门口穿鞋。母亲终于在顾云将出门的最后一刻开口,一直戴着金边眼镜在读报纸的父亲也停下了翻页的动作。
    “……云云,你没事吧?”
    顾云开门的动作一滞,随即用立起脚背用脚尖轻轻敲打下地面,微微笑笑说:
    “没事,那我去啦。”
    “不要想太多。”
    “嗯,我知道。”
    对话终止在门合上的“喀”一声中。

    工作是枯燥的审核,对着大量的信息势必要犯困,因此周围的同事们总是会不时的轻声交流一下以振作精神。顾云今天依旧没有参与,只双眼盯着电脑屏幕,像是和周围划开一段距离,只剩她自己在其中,连时间的流动似乎都和周围不同,一切声音传递到顾云身边时都像被看不见的玻璃分解了,传到她耳中的只剩含糊不清的音调。
    上午工作到快下班时被叫去面谈,原因是自己这两天审核的信息除了许多细节上的问题。小上司皱着眉批评了顾云一顿之后酝酿了一下语气才开口说起另一件事。
    “他的事我听说了,你觉得你……需要请假休息几天吗?别勉强。”
    顾云沉默着,视线停留在面前办公桌上的一只钢笔上。就在小上司以为她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时才听见她的声音。
    “不必,我和他约好了的。”
    小上司看着她摇了摇头,便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云!……顾云!顾云!我说你听没听见我说话!顾云!”
    她这才回过神,从工作狂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恩?什么事?”
    同事A听见她这么说以后并没有露出“受不了”的表情,而是盯着她看了许久后叹了口气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午餐的邀请。

    中午时,人都离开的办公室内,顾云拨弄着塑料自动铅笔上的笔夹,稍稍用力了一下它便断了下来。拉开抽屉随手将它扫进去,笔夹掉在一只木头盒子上。顾云爱惜地抚摸过盒盖然后打开它,里面是一叠明信片。
    ……
    「我现在在希腊圣托里尼岛,你在哪里?这里真的非常美丽,随手拍下来的照片都跟明信片一样。我喜欢这里白墙蓝顶的房子,被石头小楼夹起来的走道,石头的台阶,有一种你属于大海的感觉,站在高处望向海的时候,我居然会想要跳下去。我答应你,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别太想我啊,不管遇到什么都要笑着面对哦^_^」

    重新默读他寄来的最后一张明信片,用他那种轻快的语调。曾经觉得温暖如一床棉被的拥抱,现在却觉得是这世间最冰冷的铁。
    顾云想,她可以从现在开始独自去看恐怖电影,咬紧牙一个人安放饮水桶,即使熬夜累得不行也让自己充满活力的去过第二天,带上病历卡去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挂水,买到不甜的西瓜也不恼火,忘记带东西就拍拍脑袋说声“诶呀真没记性”。她可以遇到所有不顺心的事都只一笑而过。
    “因为约定是不会再改变的事,那我答应了你我就会做到,可是你不能娶我了。”
    顾云终于在得知他的死讯后第一次哭出来。

    ---------------------------

    Free Talk:

    只想说写得想死,洗完之后自己都觉得弱爆了,真是对不起乌鸦给的命题。

    只是,再怎么烂,也不能退缩!

    原本有设想过写一个不相信约定的人,在人生低谷时遇到了一只正直的正太,最终相信了约定是不会再改变的事。但是我怕把握不好这样的年龄差……而这个命题的最终版本却不尽如人意,以后还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顾忌太多。

    于是我困死了……该爬床了……

  •        命题人:乌鸦

    ------------------------------

           在回家的地铁上,塞着耳机听着歌,打开迷你博客想说点什么,每次写到一半又觉得没有意义而删掉重写,反复几次以后,索性在没有打完任何一句话的情况下退出了手机游览器。
           刚参加完朋友的婚礼,跟以往不同,因为是自己朋友的婚礼,所以并没有家人的陪伴。好处是在婚礼上可以和朋友们肆无忌惮的参加各种游戏;坏处是结束以后回家的路上就比较孤单了。想起在婚礼上看沙画师画的有关这对新人的故事居然有被感动到差点哭,还好及时转移视线悄悄吞咽以退去眼泪,否则在朋友的婚礼上哭出来可就糗了。
           其实只是羡慕由青梅竹马转为夫妻的故事,并不是因为坐在另一个桌子上的,一年前重逢的,我曾经的青梅竹马。
     
           你一定在年级更轻时做过很多“点名”。由一个朋友发起,出一份问卷自己填好并传给五个或十个好友,就这样传下去。这样的点名问卷,有一个问题总是少不了——你理想中的恋人。自己写过的答案从“温柔、对我好、能在我需要的时候给个拥抱”到直白的“多金潇洒服从我”,渐渐随着年龄增长而变成了简短的四个字“青梅竹马”。
     这些年,对于失去青梅竹马这件事,由不屑到越发仇恨起来再泯灭,终于和平地接受了它。青梅竹马,青梅竹马,读起来就喜欢。曾觉得若自己的青梅竹马能变成自己的丈夫,那更是觉得都美得不像话了,而如今对于这种理想的恋情,也并不觉得非拥有不可了。
           地铁适时地到站了,打断我的回忆,我抬手压一压眼睛,随身听刚放完Mika的《Happy Ending》,正接上Sarah Brightman&Andrea Bocelli的《Time To Say Goodbye》,简直是完美。我跟在众多下车的乘客之后下车,随意扫了眼隔壁车厢门边的人——居然是我的青梅竹马。
           忽然回想三年前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偶遇,甚至也是这样的场景。他像是早就知道我在隔壁车厢,先我一步下车,待我转头看他时他已经在那边微微笑着了。
     
           我和我曾经的青梅竹马是隔壁邻居,从小哪家大人不在了就把孩子寄放到另一家,我爱看美少女战士而他要看奥特曼,每次都吵得不堪,只有在看灌篮高手时才能和平相处。我哭着去告过他的状,他也拿过虫子吓我,这样互相斗来斗去又始终相伴的日子,确实是单纯快乐的。直到某天他在幼儿园里拉着我跑到老师那里去说喜欢我,也不知那时的我怎么想的,居然会觉得“喜欢”是一件很可怕很罪恶的事,回家后哭着对妈妈说这件事。之后也总是不理他,每次他跑来想跟我一起玩,我就走开去别的地方,最后他终于不再跟我玩了,再后来他搬了家就再无联系,直到一年前。
     
           所以说,就算重逢了也没什么特别的,错过的时间是不会补回来的,尤其是年轻的时候。就算再羡慕青梅竹马式的恋情,如今也水过三秋了。我没有再像一年前吃惊好久,只朝他回一笑,拉下一只耳机后就走过去寒暄起来了。
           “你觉得今天的婚礼怎么样?”
           “不错,青梅竹马能成眷属……”
           “挺不容易的。”我接下去。
           “……没错。”
     
           每一篇点名都会终结在某个家伙手里。这个家伙一定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就让这份东西终结在我手里吧啊哈哈”、“不点名祸害人啦”、“其实我不喜欢点名诶”。可其实最在意“点名”的也就是这家伙了吧。想要被人了解,想要得到关心,把真实的自己隐藏在一些玩笑中,希望有谁能够看到,最终却矛盾地自己终结了它。点名活动刚热起的时候曾经有幻想过会在几年以后再次收到当初做过的问卷,那我是必定要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散文搬弄搬弄文笔的,可惜这个傻傻的愿望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
           不过现在也不必觉得惋惜。没有实现的愿望,隐藏起来的真心,度过的年华,时过境迁的事和人,都组成了还不赖的现在。
           没拿掉的一只耳机里,Brightman和Bocelli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像要穿透茧的蝴蝶。
     
           青梅竹马的未来?
           破裂,结婚,继续青梅竹马或者——
           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
     Free Talk:
     继续小命题练习,今天突然觉得其实写散文也是可以的,我为什么要专注于小说这种题材呢……以后也写诗歌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吧……(你只是想减少字数吗……
     乌鸦!嘤嘤嘤!我写得好苦逼!!!功力不够什么的嘤嘤嘤!果然要练习20万字才行吗……
     这篇写的过程中真是不断推翻重写,最终又成了我意料之外的模样啊……文章架构什么的,真的得好好练……不能总是为了后来冒出来的想法而去修改前面啊!

  •    

        很久很久以后,一个男孩站在国王十字路口车站里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间的柱子面前,他紧张地吞了口口水,又四下张望一下周围的人群,终于鼓起勇气朝柱子冲了过去……然后他相信了那个世界的存在。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老式的蒸汽火车冒着大团白色的水汽,身边都是来送行的家长,他们和孩子亲吻,嘱咐各类事项,目送他们登上火车,挥手告别,期待假期再聚。
        在车厢里他会遇见他七年内的同学,甚至是未来的挚友,他们在同一个车厢内自我介绍,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憧憬。会有卖糖果的推车过来,他们会买一堆糖,最收欢迎的依旧是比比多味豆和巧克力蛙。在他们忙着抓乱跑的巧克力蛙时,会有人拿到Harry Potter的卡片,他在卡片里轻轻地微笑,依旧是圆形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里有细微的星光,以至于让人忽略了他额头上的闪电形伤疤。这时会有人说起这位卡片上的英雄,讲他传奇的一生,算得上艰辛的童年和荣耀的少年时代,会说起Harry Potter永远的伙伴——Ron Weasley和她的妻子Hermione Weasley。男孩听得认真,对这位英雄的事迹感到不可思议,他是麻瓜,在收到猫头鹰前他从不知道魔法真的存在,那些因他而起的魔力失控事件,他只当是怪事而并没有深究。因此你可以想象他现在的感受,吃惊的,崇拜的,敬畏的。
        火车抵达终点站,霍格沃茨的钥匙管理员早已不是那个巨人Rubeus Hagrid。但新生们依旧需要乘坐船和马车抵达城堡——那个久远的故事中最后的战场。
        分院仪式依旧存在,只是大家不再和斯莱特林敌对,不管新生被分入哪个学院,都会受到全体教员和学生的鼓掌,开饭后也可以坐到其他学院的餐桌上。大厅里的计分漏斗在那场时间久远的大战之后并没有被恢复,但是教授们仍旧保持着在课堂上喊出“格兰芬多加十分”或者“格兰芬多减五分”作为精神上的奖励和处罚。我的男孩并没有分到格兰芬多,他对分院帽说想去拉文克劳,他是多么想知道当年的一切,那个被称为最黑暗,最后又变成最光明的时代。
        他在霍格沃茨里愉快的学习,与移动的楼梯做游戏,在拉文克劳的图书管里查阅各种关于Harry Potter和那个时间的资料,尤其是Harry Potter在霍格沃茨的几年,那些著名的战役被他反复阅读,他甚至可以背出每场战役的参加人员。但他仍觉得有什么遗落在了历史中。
        他知道了Ron和Hermione的爱,可他不知道这对恋人也有冷战的时候;他知道了Dumbledore这个光明的巫师,可他不知道如此强大的魔法师也有不愿对世人提起的过去;他也知道Snape至死都深爱着Harry的母亲,可他不知道Harry曾和他的儿子说他觉得这位霍格沃茨校长是他所见过的最勇敢的人;他知道凤凰社,知道凤凰社的广播台,在谎言中冒着生命的危险播报出真实,可他不知道Luna卧室的天花板上贴着的画像,由金色墨水写了几千遍的“Friends”将它们串联;他知道小精灵Dobby,救过黄金男孩的小精灵,可他不知道Harry亲手为它的墓碑上刻下“Here lies Dobby,a Free Elf”……
        他知道,必定有什么遗落在了历史之中。

        我看到有人用“最好的十年”来形容有《哈利波特》陪伴的日子,贴切到我找不到别的形容词来锦上添花了。哈利波特的故事用书和电影说了十年,过起来非常漫长回忆起来又太快的十年,迎来了它们的结局。
        我虽不能奢望原作能够继续,但是就像那句话:
        But the magic will never end.

  •       你要相信直到打开日志编辑页面,写下标题时,我都是抑郁不堪的。可当音乐播放器换了一首节奏轻快的歌以后,我好像,被治愈了一点点。

          这空当去重温了部电影,又回来写了点东西,但是大吧的草稿功能显然没起到作用,点完发布一切都没了。

          也写不出什么了,只是这些各司其职的情绪在经历过这么久的时间后煮成了一锅说不出的东西,我虽然还能清晰的分辨它们曾经是什么,它们却不愿意各归各位了。

          也好,反正到了第二天,什么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