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わたしにも言いたいことが山ほどある。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 我没有长枪大炮,我技术小白,我专职业余,手抖星人,后期死蠢,我只爱生活。

    我是,自奔散摄影协会会员。

     

  • 那么,姑娘……

    没错,这是一个和暗恋有关的故事。写到はな的时候,心里会觉得特别温暖。同样桜,き,みち也是一样的永恒时光。如果有一天,能够毫不顾忌地笑着和别人说:那是我曾经十分喜欢过的人,并且现在也依然喜欢着。那离幸福一定就很近了。——2009.9.22

    “一个女人要有一间自己的房子。一间屋子,以及每年五百磅的收入,是创作的基本条件。只有这样,女人才能平静而客观地思考,才能不怀胆怯和怨恨地进行创作,从而使被历史湮没了的诗情得以复活。”——某天

    “私から逃げられるものなら、逃げてごらん。どこまでも追いかけるから。”——some day@2009

    “我姐姐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的人,所以X君你要是敢对我姐不好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啊!”——some day

    妈的,怎么每次概率课不是想睡觉就是想拉屎呀!让我怎么听课呀!——2009.11.13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喜欢过你你就可以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的梦里?搬什么桌子,谁让你帮我搬桌子了?!笑什么笑?你笑什么?那个心里有点高兴而笑着说「谢谢哦」的我又算是什么?——some day@2009

    一个人去食堂吃饭确实偶尔有点撒比西。因为廉价菜里混入了一片鸭肉而窃喜,因为常蹲的茅坑位被占了而不爽。——some day@2009

     慢慢地走,中间相隔一个人的距离。他在尴尬的沉默中开口,你喜欢我吗?我听到胸口像是咽了一口气“咕咚”一声,然后我真的是笑着说,那是过去的事了。回到家,我才嘲笑自己,你刚才都在说些什么啊笨蛋。不过,这样一来,喜欢他,就真的是过去的事了。——2010.2.23

    5号线上,想提醒两个老外到莘庄了。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在嘴边徘徊的不是excuse me而是あの^——2010.04.25

    过去的七年里一直认为,没有漫画就活不下去。现在却不是这样了。也许你会说我只是将注意力转到了另一样事物上。不过没关系,我知道后者更虚幻,但是人都是这样的,都是抱着虚无死去的。——2010.04.29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喜欢你。我只是需要一个能安静地听我说会儿话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他,也许就不再需要你了。其实你也是一样的。你需要的并不是我们,并不是饭,而只是一个能陪在长久生活中的人。——2010.05.17

    To MC KimHeelchul(at Dream Concert): Do you know I wanted to bite your right ear when I saw you that day? You'll never know!!!This is the reason why I hate you!——2010.05.25

    2010年5月31日:                                                                                                            

    ①17:00-17:30 洗澡

    ②17:30-18:00 洗衣服+吃晚饭

    ③18:00-18:30 填写志愿书

    ④18:35-19:15 填写各种表格

    ⑤19:20-19:45 班导师评价草稿

    ⑥20:00-20:30 校内+BLG+GXTD

    ⑦20:35-22:00 操作系统报告word编写

    共7项 17:00-22:00共5小时 Fighting!Start!

     

    2010年6月1日儿童节 各位快乐!

    ①-⑤略晚上有课最烦啦…… 悲催,到了6月份依旧不顺心。日子去死!!!我cao!!!!!

    to 希澈:今天已经听到两次了。“人在做,天在看。”我有时候不是很明白,非得要抱有远大理想才可以吗?我没有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也没有做大善事,因此就不能获得更多的幸福吗?不能吗?你是怎么想的?你有为自己而活着的理由吗?是不是我太贪婪,我应该满足的吗?——some day@2010

    跳跳虎尾巴上的一条斑纹不见了。 “跳跳!跳跳……” “旋旋!旋旋……” “弹弹!弹弹……” “跃跃!跃跃……” “沛沛!沛沛……不见了!”——some day@2010

    这是我怀疑自己得了绝症的第N天,至于这个N,大概不超过30天。但是除了我,谁会在意到底是第几天呢?白天我刚读完了一本小说,一度让我忘了这个念头。但是一到没什么事可干的时候,它就又如同一只流浪狗一般在我的思绪里闲逛了。比如刚才,在我洗澡的时候,我从头上抓出许多掉下来的头发,它又一次袭击了我,让我考虑是否去一次医院,但是,上帝在上,挂号需要我带些什么去?这在我过去的人生里可没有人教过。明天会是我怀疑自己得了绝症的第N+1天。但是我突然觉得这种计算法没有意义。假如我能一直记得,那么后天就该是第N+2天,大后天会是第N+3天,大大后天会是第N+4天……很多天后会是第N+N天。你看,当N遇上N,它又变成了N。如果我没有办法想起今天究竟是自己怀疑得了绝症的第几天,并记得做记录,不然之后的每一天将一直是我怀疑自己得了绝症的第N天。也有可能,假如我去了医院,然后医生表情沉重地说,上帝需要你了。那么,一切都变简单了。那会是我得知自己得了绝症的第一天。——some day@2010.07

    一个人的时候,想和大家在一起;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却又想要一个人待着。适应力强的人并不是说在新的环境中不会觉得不适。而是他们将所有的不适集中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因此他们在开始的时候会感受到比别人多几倍的排斥感吧,虽然这通常持续时间很短。——some day@2010

     流言终结者:在许多好莱坞电影中,从高楼逃脱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经过一番屋顶追逐,你只需要跳入一个地面上的垃圾桶,然后爬出来,掸掸身上的灰尘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而这是错误的。那种老式的黄铜头盔潜水服,如果导管断了或者压缩机坏了,压力差就会把人整个压进头盔。——some day@2010暑假

    我拉开橱门,蹲下,然后对着挂在里面的八角架发了一会儿呆才将它取出。——some day@2010

    我跟自己说,从现在开始,能自己做的事情,费再大的劲也自己去完成,不要轻易去拜托别人做,哪怕对于对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MLGB,连我自己都只是个坏人。——some day@2010

    还有Harry永远的伙伴,Ronal Weasley。——some day@2010

    我不管他们在镜头前表现出的东西是真是假,也不管那些日记twitter是不是作秀。我只关注我欣赏的部分,那是我乐意见到的,可以说服我自己世上是美的。并不是说“啊,我喜欢XXX,他的全部我都喜欢,不管对错。”而是“我喜欢他这个样子,真心觉得治愈,而真与假,本就没有定论。”——some day@2010

    今天有了黑酱的路程,各种顺利。6路来了,火车走了,变绿灯了,于是翘课也一定不会被抓!昨天的梦是展览和公园,我将一个纪念品让给了别人,一个人在公园里走。——2010.10.25

    坐在4楼看树影晃动,阳光洒进来。教室也亮了,让人想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只是那么做的话,财务课就悲剧了。每颗金桂下都铺满四瓣的金黄。——2010.10.26

    从奶奶与姑妈的聊天声中解脱出来,坐在久未相逢的写字台前,低头看看玻璃下压的初中高中毕业照:这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2010.11.07

    这个下午,我一边看着空气中漂浮的灰尘一边练习泪水演技,练着练着真感情倒是出来了。若说我羡慕李东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是傻海)他们有那样广大的世界,就该知道那样宽得世界也是由他们付出和牺牲所打造的。所以说,其实我厌恶的是不努力的自己,而更厌恶的,是明知道原因在于自己本身,却仍旧希望能和他们处于同一世界的自己。——2011.04.03

    ……且败且战吧。

  •       这两天早上,总是很早醒,在手机闹铃之前。不过我仍然再次闭上眼睛往被子里缩一缩,便陷入了浮浮沉沉的梦境。很多场景,在梦与醒之间我反复记忆,真到睁了眼清醒过来却连残留的影子都抓不住。只觉得,很热闹。因为不是那种焦急慌乱的梦,是很充实,很神奇又平常的,现在只留一种很浅却又很深的印象——和你们的相遇是件太美的事情。

          人生可长可短,我不知道我在这世上的日子是多久,也许下一秒我便不在,又或许我会活得比你们更长久,但都是一种遗憾。你说要努力,要向着自己的目标,没有目标就定一个,也不要去在意别人的目光,可我怎么做到?只要活着就会产生联系,想给你们看我最好的样子的心情谁都有吧。如果能够只剩嘲讽,那必然是只活在自我的世界中。

          总觉得遇见是一件很不易的事情,不管是团队也好,室友也好,同学也好,朋友也好,恋人也好,家人也好,都因为相遇前的距离而显得珍贵,即使是三次元与二次元的相遇,也从来都是心里的发电机,能够给你继续走的能量。文熙俊说:即使是抓着头发一起打架也不要解散。

          家人不会离开就好了,朋友永远是朋友就好了,不要毕业就好了,我爱的人也爱我就好了。不要分开就好了。

          因为你们是我笑的理由啊。

  •     笔帘的试验品,我自己用了……第一次做,很多地方出了岔子,解下来再做应该会少走很多弯路吧。

        最近神经敏感得可以……总是容易觉得伤感……我承认是我又犯病了……

        昨天乌鸦邀请我睡她家,我先是答应了,又反悔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今天照样翘了一下午的课,在寝室宅了一天。蹲蹲发短信说,老师要点名了,我也只是回了短信后淡定地和憋憋继续玩电脑……这是怎么了亲……

        下午看了允浩和昌珉的《keep your head down》16分钟完整版MV,啊,有首慢歌不错。믿기 싫은 이야기 (How Can I)看着只剩两人的东方神起,我又犯伤感病了。

     

        奔跑吧,纸鹤。

  • - [...金先生と張学生]2011-03-17

    Tag:妄想症

    命题人:乌鸦

          我把这些年全留着没有申请过的假期,全请了,得了一个礼拜的假期。在六月之际,回了老家。
          老家的院子里有棵树,是一颗枣树,如今正是花期,我便搬了把藤椅在树下,拿一本文艺小说,没有桌子可以用来沏茶卖弄,就拎个太空杯,再说这天气喝茶也实在让我觉得太热腾腾。对了,还有一盘干红枣搁在边上,可以放在嘴里嚼嚼。

          要说我这次回来休息的理由,说出来大概你们会觉得太矫情。记得前阵子还在不屑,现在的人怎么那么矫情,什么你的QQ上有没有已经逝去的好友,都是浮云。现在真轮到自己了,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尤其这位朋友,还是与我有十年的网络之交。当然,也不是只有这一个理由,姑娘我还没那么脆弱。另外当然是,在这个生活拼杀的苦。我从来不是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人生愿望是当贤妻良母,所以,工作的地方不是外企也不是国企,就是一小小公司的会计,工资够养活自己,这几年也就这样了,没想着换更好的工作。你们大概觉得,我这样的人,就应该是最无忧无虑了。不过,最不期待,正是因为太绝望了吧。

          我与我的这位网友,是打游戏认识的,是当时蛮火的组队回合制游戏。有次在一个房间玩,别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只有我俩没有走,还总是选择在同一队,他换组我也换,我换他也换。后来都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加了QQ好友,熟络了起来。
          男女成为网友,大概总有一个时候,某一方会问另一方要照片看。我一直是挺自卑的人,所以这事当然是由他提出来的。当时还写信给他寄过去。后来我想,那个时候,我是有点喜欢他的吧。
          这都是过去了事了,相隔甚远的网友,总是最终会回到各自的圈子,偶尔在网上遇上了,也不过寒暄几句,聊聊如今过得怎样,总没有当年打游戏时的默契与自然了,终究是成了……只是网友而已。
          我直至现在,还总是会对我所有的过去念念不忘,其中杀伤力最强的,便是“朋友”这个词了。算算曾经亲密的朋友,留下的还有多少,这个数字还真是用一只手手指头就数得过来。有些是对方先撒了手,有些是自己在相处的日子里看不惯,便有意疏远了。但是不管怎样,结局都是分道扬镳。
          进了社会之后,发现这个社会最大的特点便是不稳定,时刻变化,你回头想想觉得可以抓住用来固定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少。偶尔抓住一些,下一刻又因外力或者内力而消失了。也不知道,现在身边的朋友能陪伴多久。可能就像他一样,想留都留不住了。

          这种事,怎么想都像莫比乌斯环一样,怎样想都可以。如果我坚信能够不将你们遗忘,因而我会一直与你们亲密无间,这样最好;如果为了分别时不至于太难过,那从一开始便不用投入,可以;如果有人能时刻讲这两种选择单独贯彻到底,那便不会有第三种:正是因为我知道迟早要离开,所以在这个未知的时间点到来前,想再对你们更好一点。

          仍旧无解,可仍旧,想对你们好。

          回过神时,是因为头顶上枣树的花扑扑落下来砸在书页,便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说起来,古人真是闲到极致,才喜欢时不时找个事物来歌咏一下。后秦有个秘书侍郎,叫赵整。他说:北园有一树,布叶重重阴;外虽多枣棘,内实怀赤心。说的,倒是和人类,有点相似。

          我叹一口气,将书合上,抓起枣盘。烦心事那么多,越想越乱,不如吃颗枣。

          “蔌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

    Free Talk:

        最后那首词,是苏轼的一首《浣溪沙》,大意是:枣花簌簌落在衣服上,能听到村里缫车的声音,有人在柳树下卖黄瓜(……)。而他因为路途上的疲惫,天气又热,便想找家人要水喝。

        我就爱这种悠哉悠哉的调调……所以总体,这篇还应该是平稳中小虐又温馨的调调伐!

        哪能?!再说我是黑暗系呀?!

        另外,查资料时,总是被寝室的憋憋看到……她每次过来就看到我的窗口里有“枣”“枣树”之类的窗口,她都怀疑我脑子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