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わたしにも言いたいことが山ほどある。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 伙伴就是不管过程怎样结果都不离不弃!

    这是这两天在找的一张盗墓笔记同人图“天灯团”或者叫它“二世祖”也可以,作者是SASHIMI。BOSS样的吴邪可帅了……就是还没找到原图……想要《生如夏花》同人本……

    这是我现在电脑用的桌面。“假面团”,作者同样是SASHIMI,附上她的情报博供围观。http://xxsashimixx.blog.petitmallblog.jp/

    那天吃了许多瓜子,舌头尖很麻,第二天嘴巴里就发了个泡。

    没什么。

    6路车内。

    15日,倒在教学楼下面的自行车,今天去看它依旧倒着,只是雪已经化了。

     

    伪圣诞树。

    在奶奶家,茶几上我用的杯子,阳光照上去简直在发光。

    -----------------------------------------------------------------

          这次试试微软雅黑字体……

          现状是我架着懒人桌在床上,膝盖上盖着枕巾,脚踝套着奶奶织的我不知具体应该叫什么姑且就称为毛线保暖套好了。这个日志的页面从下午14点10分一直开到现在,至于如果你问我上一篇“待编辑”的日志的命运,我负责地告诉你它就那样了。果然我就是那种没什么毅力的人,说过一个礼拜只吃一次鸡排也做不到,要好好好复习日文也做不到,说好要洗衣服也可以把它再拖到明天。像银时,即使他平时邋邋遢遢,经常用手挖鼻子把鼻屎乱弹,也总是没有干劲连房租也付不出,可是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产生共鸣的人,同伴出事时,或者地球遭到破坏的时候,他总弄用洞爷湖抹掉一切邪恶化身成为英雄。所以即使我喜欢叫他没节操的死鱼眼天然卷大叔,但每次他露出那种一目了然坚定的眼神时,我也总是被他折服啊。

          日语也考完了,周六的六级反正去年过了打算翘掉,日子就这么恢复成了一种常态。我的日子好像总是分成这么几个状态。“什么DL(dead line)也没有迫近的悠闲”,“某月某日前要把什么给搞定但是怎么一点干劲也没有算了还是先玩吧的起伏”和“马上要XXX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啊怎么办烦死了的焦躁”。于是说其实我的常态就是起伏么……说到日语考试,其实5号那天上午我是有写日志的,在奶奶家尝试用手机登入大巴写了日志,标题还是“能用手机写日志么?”“当然能!”这样的死蠢对话模式,但是刚写完手机UCWEB突然故障跳掉了,那个时候别提有多郁闷了,再配上前一天周五到了奶奶家才发现把准考证落在学校而不得不去妈妈办公室再打印一遍的事,我简直觉得是上帝在告诉我“喂,丫头,你别考了你丫肯定过不了。”距今一个礼拜了所以到底当时写了点什么只记了个大概,我说我本来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证书或者钱,只是收到了很多人的祝福,祝我考出来,让我觉得如果做不到的话真的很对不起他人的期待。你们一直应援我,而我其实只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啊。给我一个充满阳光的上午和正在播放的收音机,我就可以一直坐着发梦;也时常从电脑down一部小说用手机看到没电;在路边遇见让我近亲的野猫就会想一直给他们挠下巴;每次坐车回学校都会一边回顾上周多糟这次一定要过得有意义才行,可下次坐车回学校时想的依旧是这些事。说到底没有未来目标的人,怎么可能有动力,只是对不住太多人的期待。

          不知道学校是从哪一学期开始,把两周的考试周压缩成了一周,大概是从开学总是比别的学校晚开始的。于是这样做很不人道……看看这学期的课,运筹学(2)、财务管理、信息经济学、数据结构、物流管理、市场研究方法B、组织行为学……除了物流管理和组织行为学的老师还不错,大作业不成什么问题之外,财务管理老师抓得紧所以即使是考试课也没问题。运筹这学期换了个老师,新老师没什么教学经验讲得不好,于是有人说我“每次在运筹学上看到你奋笔疾书的时候都不是在听课抄笔记”。剩下的就……超级麻烦了バガ野郎!你们不要看这些课程名词好像很深奥,觉得我离你们远去了的样子,其实我也觉得我好像和你们走向了不同的道路但是我可能半路摔在哪里都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漫无目的的关系,所以总是容易对一些很平和的东西感到动容(……)周末ICS频道在放上海圣诞节相关活动,看到一个由很小的孩子组成的“百岁”(就是年龄加起来有100岁)的唱诗班在唱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我就眼睛泪汪汪了……说到圣诞节,昨天魔都少爷迎来了今年的初雪,于是运筹课上我就没好好好听,一看到窗外就傻笑。但是两个北方的室友不给力……她们不懂我们南方人爱雪的心!!!回寝室的路上看着植物上白色的雪,自行车因为积雪都成了一个模样,看到一个光头同学很为他的脑袋担心,不自觉就想起当年高三在新思源补课的时候了。怎么说呢,一个集体,能有一次那样的共同回忆就不算白呆在一起了。那时一下课半数人都跑出去打雪仗,有男生从窗口扔进去砸别人脖子上直到教室里的剩下的同学大怒站起来关窗户,疯着疯着感情就更加好了。这两天看了很多别人的日志,说的也是班级同学一起闹,有在历史老头的杯子上放雪球插蜡烛的,也有把3/4操场的雪滚成跟人差不过大的雪球的,都是高中,没有大学,大学只有一小撮一小撮人,推马桶,在学校名人的半身像上给他堆个孩子作伴,大多是恶搞的意味,再没有许多人一起疯狂的追逐打闹了。不是没有集体玩雪的兴致,是没有从前那样可以让你不顾形象天真打闹的集体了。

          人生就是这样吧,好像没怎么注意,过着过着就变了样子了,突然想起的时候还真是物是人非了。晚上和憋憋说起小时候下雪的故事,就发现我爸爸也从当年会淘气地从花坛聚起雪团在女儿面前去砸空中路标牌的男人变成现在几乎认命了的半酒鬼大叔了。

          (写到最后要不是没有身后的被子我简直是横在床上了)

    ps.你看是不是这样呢,自己觉得很擅长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擅长,而自以为棘手的事务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pps.银时说,写信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写ps,果然是这样呢……

    终于22:18

  • 声明:本篇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每个中/国人看了60/周年国庆大典后都会有的自豪,但是我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确切的表达什么,所以请不要太在意什么文章中心之类的东西,在我如此思维混乱(虽然我思维一直没有清晰过)想睡觉肚子又饿的情况下磨蹭出来的一点点东西,请不要抱希望,我会羞愧的。

    P.S.基于以上原因,有稍许时事,请不要把三次元的某些情绪带到二次元的世界来,也不要把本篇的二次元带入三次元来看,那么请看又短又死蠢的,并且没有题目的贺文。

    预防针完毕。

    ---------------------------------------------------------------------------------------------

     

    + + + 十月二日

    王耀觉得昨天一天过得有点混乱。现在是清晨6点多,他望着一屋子彻夜豪饮暴食所留下的狼藉,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一张纸适时地进入视线,上面四行书写风格迥异的句子。

    HERO我走了!下次还要给我准备好吃的耀家菜哦!当然汉巴嘎也不能少!下次就不要让伊万来了嘛!\(≧▽≦)/
    阿美利卡是笨蛋!他和伊万那种好核的家伙不要也行啊,下次我要红茶。

    嗯?我好像看不懂他们的句子,那些废话烂渣就让我来给你划去吧。呵呵呵。
    耀君,哥哥我很喜欢你的身体哦~ =3=】


    那帮该死的家伙,过来不带礼物也就算了!吃我的睡我的走了屁也不放一声甚至连残局都要我收拾吗?这种时候我也会觉得世界和平什么的不要了啊混蛋们阿鲁!

    将纸用力的捏成一团,想把这团硌手心的东西扔出去,却发现纸的背面是彩色的,收回手将它重新展开,居然是一张自己盖着五星红旗拥有笑容的笑颜。

    这帮混蛋,干嘛把字直接写在照片背面也不正面朝上。
    王耀有些分不清胸腔里泛起的拥堵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什么了。

    + + + 十月一日

    其实王耀的上司很早就问过他要不要一起看国/庆大/典了,他的回答是:不需要看,我也知道我很强大。当时上司露出了十分高兴的表情说:好!

    可是王耀记不得自己当时的表情了。但是他觉得也不重要了。所以上午他趴在建在香/山一隅的小房宅窗户上,看着远处天/安门被各种色彩所簇拥,时不时传来的各种人群或机械发出的声响,觉得心里无比的宁静。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需要时时保持着一张没有笑容又严肃的脸来面对发生在身上的一切痛苦了呢。曾经的堕落和屈辱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鉴戒,在六/十年前,他将这张脸藏在心底,换出精致的微笑来戴上。他将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定为自己的新生日,因为过去的岁月实在太长太像一本情节曲折的书,加上一直容颜不老以至于自己也时常搞不清究竟有多久。

    王耀抬手摸摸自己柔软的头发,想着即使跟别人说自己六/十岁,也难以相信吧。
    但是看似年轻的面孔下,是一颗历经过五/千年风云变幻,苍凉又不甘止步的心。

    轻轻的笑起来,王耀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刻意也能自如的笑。
    因为它确实发自内心。


    现在居住的地方,是北/京香/山上的一座典型的上栋下宇型房屋。王耀拒绝了住高级公寓和别墅的提议,执意在香山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让人盖了带小庭院的二层宅子。带着滚滚和Gitty搬了进来,住所处处都是简约大方的中式设计。
    如今王耀已经不再喜欢古时那种穷尽奢华了,平平淡淡的民宅更显得温馨。

    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住。


    下午的时候,王耀抱着滚滚在雕花长木椅上瞌睡了一会儿,不曾料到一睡就睡到该是晚饭的时候了,被笔记本发出的收到邮件的提醒声弄醒,迷离着双眼坐到桌前,排在未读邮件下面的是凌晨两份同时受到的邮件,一封署名港,一封署名湾。新收到的邮件标题有点欠揍【王耀!不快点儿打开就提议总统批准所有提出的贸/易保护哦!】

    [我是HERO!你看!这是今夜的帝/国大厦哦!(附图)红色的黄色的灯漂亮吧!我会带礼物来的!准备好晚饭吧!]

    邮件上是这么写的,但是还没有准备好晚饭的王耀马上对在收到邮件不满五分钟便站在自家门口的混球,不,是混球们皱了眉。

    总之就这样,三个不带生日礼物的混球和一个带了三个混球的混球对着王耀寿星要求改吃火锅,并且将王耀家现有的白酒全部掏了出来。

    然后自然就是就不醉不归,即使是千杯不倒的王耀在另外四个人的狂灌下也熏红了脸。
    王耀真想敲着他们的脑袋让他们知道自己做他们的太×32爷爷都绰绰有余,不准这么没大没小地和自己说话和乱摸头发,而且今天是他过生日不是他们四个的死蠢联欢,但是当自己真的想爆发抄起中华锅反击时他们却一个个“啪啪啪”地躺倒了。

    镂空的镶玻璃木窗外,天/安门方向的夜空时不时被烟火点燃,那里人们起舞着,歌唱着,不知是烟火映红了他们的脸还是他们的欢乐染红了烟火。传来人群中发出「伟大的祖/国万岁」和「伟大的人/民万岁」的声响,即使在山上也能听见,在山中回荡。王耀想,这种盛世是过去多久以前的事了?那时的人们也如此般欢庆着,张灯结彩舞狮。他们全都伏在所谓天/子的脚下,不敢看他的眼。但是现在不同了,今晚,没有凌驾于万人之上的神,只有共同的骄傲。

    他知道,这是和过去不同的举国同/庆与荣耀。

    烟火继续冲破夜色,给本就被带灯装点得异常动人的北/京画上浓妆的眉笔。

    淡妆浓抹总相宜。

    于是王耀也随手扔下酒杯,往后一倒,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向是要去握悬在空中的画绢宫灯,中途又翻过手背,眯起眼睛像是研究掌纹般看着手掌心。
    打断这种场景的是滚滚叼着Gitty翻过随地乱扔的酒瓶爬过来,也不管王耀身上也是浓郁的酒气味,往他怀里钻。

    这家伙现在也养得白白胖胖了,好重。压得他有点胸口难受。

    他想,十年就这么过去了,六/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指缝兜不住时光,但结果一定会是好的。

    王耀睡过去之前心里最后一个念头是,从明天开始要给滚滚带上[禁止投食]的胸牌。

    -Fin.-

    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