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わたしにも言いたいことが山ほどある。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 命题人:乌鸦

    -------------------------------

    「我答应你。」

    得到消息后的第三天,顾云仍旧如前两天一样早早起了床,和父母一起坐在桌子边吃早饭。白色的香糯的鸡粥,一点点绿色的葱花和脆脆老油条碎末;一碟油汪汪的海苔肉松;蓬松的飘着香气的肉包,这是她平时最爱的早餐搭配,今天却没有听到她的赞美。顾云默默地咬掉包子,挑一些肉松合着粥一口一口的吃完,擦擦嘴朝父母说了句“我吃好了,去上班了”就起身去门口穿鞋。母亲终于在顾云将出门的最后一刻开口,一直戴着金边眼镜在读报纸的父亲也停下了翻页的动作。
    “……云云,你没事吧?”
    顾云开门的动作一滞,随即用立起脚背用脚尖轻轻敲打下地面,微微笑笑说:
    “没事,那我去啦。”
    “不要想太多。”
    “嗯,我知道。”
    对话终止在门合上的“喀”一声中。

    工作是枯燥的审核,对着大量的信息势必要犯困,因此周围的同事们总是会不时的轻声交流一下以振作精神。顾云今天依旧没有参与,只双眼盯着电脑屏幕,像是和周围划开一段距离,只剩她自己在其中,连时间的流动似乎都和周围不同,一切声音传递到顾云身边时都像被看不见的玻璃分解了,传到她耳中的只剩含糊不清的音调。
    上午工作到快下班时被叫去面谈,原因是自己这两天审核的信息除了许多细节上的问题。小上司皱着眉批评了顾云一顿之后酝酿了一下语气才开口说起另一件事。
    “他的事我听说了,你觉得你……需要请假休息几天吗?别勉强。”
    顾云沉默着,视线停留在面前办公桌上的一只钢笔上。就在小上司以为她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时才听见她的声音。
    “不必,我和他约好了的。”
    小上司看着她摇了摇头,便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云!……顾云!顾云!我说你听没听见我说话!顾云!”
    她这才回过神,从工作狂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恩?什么事?”
    同事A听见她这么说以后并没有露出“受不了”的表情,而是盯着她看了许久后叹了口气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午餐的邀请。

    中午时,人都离开的办公室内,顾云拨弄着塑料自动铅笔上的笔夹,稍稍用力了一下它便断了下来。拉开抽屉随手将它扫进去,笔夹掉在一只木头盒子上。顾云爱惜地抚摸过盒盖然后打开它,里面是一叠明信片。
    ……
    「我现在在希腊圣托里尼岛,你在哪里?这里真的非常美丽,随手拍下来的照片都跟明信片一样。我喜欢这里白墙蓝顶的房子,被石头小楼夹起来的走道,石头的台阶,有一种你属于大海的感觉,站在高处望向海的时候,我居然会想要跳下去。我答应你,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别太想我啊,不管遇到什么都要笑着面对哦^_^」

    重新默读他寄来的最后一张明信片,用他那种轻快的语调。曾经觉得温暖如一床棉被的拥抱,现在却觉得是这世间最冰冷的铁。
    顾云想,她可以从现在开始独自去看恐怖电影,咬紧牙一个人安放饮水桶,即使熬夜累得不行也让自己充满活力的去过第二天,带上病历卡去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挂水,买到不甜的西瓜也不恼火,忘记带东西就拍拍脑袋说声“诶呀真没记性”。她可以遇到所有不顺心的事都只一笑而过。
    “因为约定是不会再改变的事,那我答应了你我就会做到,可是你不能娶我了。”
    顾云终于在得知他的死讯后第一次哭出来。

    ---------------------------

    Free Talk:

    只想说写得想死,洗完之后自己都觉得弱爆了,真是对不起乌鸦给的命题。

    只是,再怎么烂,也不能退缩!

    原本有设想过写一个不相信约定的人,在人生低谷时遇到了一只正直的正太,最终相信了约定是不会再改变的事。但是我怕把握不好这样的年龄差……而这个命题的最终版本却不尽如人意,以后还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顾忌太多。

    于是我困死了……该爬床了……

  •        命题人:乌鸦

    ------------------------------

           在回家的地铁上,塞着耳机听着歌,打开迷你博客想说点什么,每次写到一半又觉得没有意义而删掉重写,反复几次以后,索性在没有打完任何一句话的情况下退出了手机游览器。
           刚参加完朋友的婚礼,跟以往不同,因为是自己朋友的婚礼,所以并没有家人的陪伴。好处是在婚礼上可以和朋友们肆无忌惮的参加各种游戏;坏处是结束以后回家的路上就比较孤单了。想起在婚礼上看沙画师画的有关这对新人的故事居然有被感动到差点哭,还好及时转移视线悄悄吞咽以退去眼泪,否则在朋友的婚礼上哭出来可就糗了。
           其实只是羡慕由青梅竹马转为夫妻的故事,并不是因为坐在另一个桌子上的,一年前重逢的,我曾经的青梅竹马。
     
           你一定在年级更轻时做过很多“点名”。由一个朋友发起,出一份问卷自己填好并传给五个或十个好友,就这样传下去。这样的点名问卷,有一个问题总是少不了——你理想中的恋人。自己写过的答案从“温柔、对我好、能在我需要的时候给个拥抱”到直白的“多金潇洒服从我”,渐渐随着年龄增长而变成了简短的四个字“青梅竹马”。
     这些年,对于失去青梅竹马这件事,由不屑到越发仇恨起来再泯灭,终于和平地接受了它。青梅竹马,青梅竹马,读起来就喜欢。曾觉得若自己的青梅竹马能变成自己的丈夫,那更是觉得都美得不像话了,而如今对于这种理想的恋情,也并不觉得非拥有不可了。
           地铁适时地到站了,打断我的回忆,我抬手压一压眼睛,随身听刚放完Mika的《Happy Ending》,正接上Sarah Brightman&Andrea Bocelli的《Time To Say Goodbye》,简直是完美。我跟在众多下车的乘客之后下车,随意扫了眼隔壁车厢门边的人——居然是我的青梅竹马。
           忽然回想三年前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偶遇,甚至也是这样的场景。他像是早就知道我在隔壁车厢,先我一步下车,待我转头看他时他已经在那边微微笑着了。
     
           我和我曾经的青梅竹马是隔壁邻居,从小哪家大人不在了就把孩子寄放到另一家,我爱看美少女战士而他要看奥特曼,每次都吵得不堪,只有在看灌篮高手时才能和平相处。我哭着去告过他的状,他也拿过虫子吓我,这样互相斗来斗去又始终相伴的日子,确实是单纯快乐的。直到某天他在幼儿园里拉着我跑到老师那里去说喜欢我,也不知那时的我怎么想的,居然会觉得“喜欢”是一件很可怕很罪恶的事,回家后哭着对妈妈说这件事。之后也总是不理他,每次他跑来想跟我一起玩,我就走开去别的地方,最后他终于不再跟我玩了,再后来他搬了家就再无联系,直到一年前。
     
           所以说,就算重逢了也没什么特别的,错过的时间是不会补回来的,尤其是年轻的时候。就算再羡慕青梅竹马式的恋情,如今也水过三秋了。我没有再像一年前吃惊好久,只朝他回一笑,拉下一只耳机后就走过去寒暄起来了。
           “你觉得今天的婚礼怎么样?”
           “不错,青梅竹马能成眷属……”
           “挺不容易的。”我接下去。
           “……没错。”
     
           每一篇点名都会终结在某个家伙手里。这个家伙一定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就让这份东西终结在我手里吧啊哈哈”、“不点名祸害人啦”、“其实我不喜欢点名诶”。可其实最在意“点名”的也就是这家伙了吧。想要被人了解,想要得到关心,把真实的自己隐藏在一些玩笑中,希望有谁能够看到,最终却矛盾地自己终结了它。点名活动刚热起的时候曾经有幻想过会在几年以后再次收到当初做过的问卷,那我是必定要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散文搬弄搬弄文笔的,可惜这个傻傻的愿望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
           不过现在也不必觉得惋惜。没有实现的愿望,隐藏起来的真心,度过的年华,时过境迁的事和人,都组成了还不赖的现在。
           没拿掉的一只耳机里,Brightman和Bocelli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像要穿透茧的蝴蝶。
     
           青梅竹马的未来?
           破裂,结婚,继续青梅竹马或者——
           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
     Free Talk:
     继续小命题练习,今天突然觉得其实写散文也是可以的,我为什么要专注于小说这种题材呢……以后也写诗歌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吧……(你只是想减少字数吗……
     乌鸦!嘤嘤嘤!我写得好苦逼!!!功力不够什么的嘤嘤嘤!果然要练习20万字才行吗……
     这篇写的过程中真是不断推翻重写,最终又成了我意料之外的模样啊……文章架构什么的,真的得好好练……不能总是为了后来冒出来的想法而去修改前面啊!

  •       合上日记本,将小小的失落也一同合上。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又是一段小小的,尚在萌芽阶段的暗恋结束了嘛,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总是和自己脑海中的假象恋爱的我来说,这只不过是日后可以拿来嘲笑自己自作多情的又一个例子罢了。于是我去了某个论坛,重新注册了个新的ID:失恋的蚂蚱,然后在水区开了个贴,标题定为《失恋联盟战线!尼玛你看不上我是瞎了你的狗眼!》

          本来我只是想发泄下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所以在写完一楼以后,我就离开电脑去买中饭去,在拎着一杯蓝莓冰冰乐和一碗腊肉拌饭晃悠悠回到电脑前后,我发觉,我的帖子非我意愿地火了,不过20来分钟被刷了7页,别看页数不多,可这是99楼一翻页的啊。我顿时觉得,哇,原来这世上失恋的人这么多啊。于是我一屁股坐下来,打开拌饭,将吸管插入冰冰乐,决定开始看好戏。

          1楼无可厚非的是我,内容就不说了,都是些别扭又真实的内心活动。我目光跳向沙发,这一看我立马乐了,上书九个大字和一个标点符号:第一次离楼主这么近!怎么?觉得不好笑么?可是我真是乐得差点一口冰冰乐喷到屏幕上。我一直觉得在回帖中的“前排围观”、“强势插入”、“保持队形”等等流行的用语特别可爱,用得好的话,真的可以让人捧腹大笑,而我喜欢这种欢乐的气氛。

          第一页我总是会好好看的,能挤上首页的都挺幸运的,我希望能是些真诚又不失幽默的话语。比如3楼,ID名为同失恋的男蚂蚱就说:所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楼主,你莫伤心,在下也是一刚失恋的人类,对于楼主的心情,我深表“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不如,咱俩接触接触,说不定一拍即合啊,这样的话,失恋联盟战线就能变成恋爱联盟战线了呀!怎么样?求交往!

          此后的很多楼,大家都引用了他的话,有批评他的说:春天刚过去咋又有人随处发情了呢!也有人唯恐天下不乱的说:楼主,您就从了他吧,我看这小伙子挺真诚的,靠谱!

          我心情大好,扒了几口饭,又滚动着鼠标往后看,到了后面,除了赞同我观点的人,也有人开始诉说自己的失恋经过了,有琼瑶版,咆哮版,温馨版,说教版等等等……不知不觉,我仅有的,在写完日记后仍旧残留的一点点小伤感就不翼而飞了。

          在我解决拌饭的期间,失恋联盟战线再次以超过我所期望的速度不段壮大,更多的人称呼我为蚂蚱姐,在我的帖子里诉说关于自己那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小恋情。我“漱”地吸完最后一口拥有浓郁味道的蓝莓冰冰乐,重新打开了第一楼的编辑页面。

          感谢大家如此热情的安慰,鼓励,嘲笑,看戏。
          由于我是一个希望有头有尾的人,如果开了一个贴,就会想一直看着它,而如今此战线已经壮大到我一个人管理不过来的地步了,我深表遗憾地告诉大家,我将申请关闭此帖。
          我相信,失恋联盟战线将永远存在在大家的心中,以后再失恋的话,如果想起了今天你曾加入过这个战线,我愿你们能耸耸肩轻松一笑,充满勇气地投入到下一段恋情中,早日修成正果啊兄弟们!
          指挥官蚂蚱姐敬上。

          编辑完以后,我没看群众们有何种反应,反正,至此,这楼,这逝去的恋爱都与我无关了。

          'If it blossoms,I will love;
          if not,give up.
          I just accompany you merrily for the sake of scenery not for you.'
          “如果话开了,就喜欢;
          如果花落了,就放弃。
          陪你在路上满心欢喜是因为风景,不是因为你。”

    -------------------------------------------------------

    Free Talk:

          真是久违的小命题啊……该打啊我曾经以为,我的练习小命题就会这么结束了,因为我总是半途而废……但是,总有一些事是不想放弃的。

          怎么会想写这篇其实没多大情节的小故事的原因,有很多。前阵子把草蜢的《失恋联盟战线》反复听啊哼唱的,觉得特别有味道。还有在微博上看到那段英文,这种即使圆满却还是能积极地面对恋爱的态度真是很潇洒,于是就一直在构思,不过总是差那么一部的样子。我想过的剧情是,A女失恋,成立失恋联盟战线,狂骂自己喜欢的那个B男,然后遇上了同样失恋的C男,接着擦出爱的火花……不过……总是构思具体时间失败……然后某天在上课,室友跟我说我们班上现在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男生更新了条状态说:第一次离楼主这么近!我突然觉得BBS模式不错……哈哈……

        总之,这是篇简单的,没什么特别的,小命题,只希望未来自己看看能觉得还算欢乐就行了……里面写日记和蓝莓冰冰乐神马的,其实是我自己的爱好……有我自己的影子也不奇怪……暗恋谁没有过啊是不?>////<捂脸逃

  • - [...金先生と張学生]2011-03-17

    Tag:妄想症

    命题人:乌鸦

          我把这些年全留着没有申请过的假期,全请了,得了一个礼拜的假期。在六月之际,回了老家。
          老家的院子里有棵树,是一颗枣树,如今正是花期,我便搬了把藤椅在树下,拿一本文艺小说,没有桌子可以用来沏茶卖弄,就拎个太空杯,再说这天气喝茶也实在让我觉得太热腾腾。对了,还有一盘干红枣搁在边上,可以放在嘴里嚼嚼。

          要说我这次回来休息的理由,说出来大概你们会觉得太矫情。记得前阵子还在不屑,现在的人怎么那么矫情,什么你的QQ上有没有已经逝去的好友,都是浮云。现在真轮到自己了,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尤其这位朋友,还是与我有十年的网络之交。当然,也不是只有这一个理由,姑娘我还没那么脆弱。另外当然是,在这个生活拼杀的苦。我从来不是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人生愿望是当贤妻良母,所以,工作的地方不是外企也不是国企,就是一小小公司的会计,工资够养活自己,这几年也就这样了,没想着换更好的工作。你们大概觉得,我这样的人,就应该是最无忧无虑了。不过,最不期待,正是因为太绝望了吧。

          我与我的这位网友,是打游戏认识的,是当时蛮火的组队回合制游戏。有次在一个房间玩,别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只有我俩没有走,还总是选择在同一队,他换组我也换,我换他也换。后来都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加了QQ好友,熟络了起来。
          男女成为网友,大概总有一个时候,某一方会问另一方要照片看。我一直是挺自卑的人,所以这事当然是由他提出来的。当时还写信给他寄过去。后来我想,那个时候,我是有点喜欢他的吧。
          这都是过去了事了,相隔甚远的网友,总是最终会回到各自的圈子,偶尔在网上遇上了,也不过寒暄几句,聊聊如今过得怎样,总没有当年打游戏时的默契与自然了,终究是成了……只是网友而已。
          我直至现在,还总是会对我所有的过去念念不忘,其中杀伤力最强的,便是“朋友”这个词了。算算曾经亲密的朋友,留下的还有多少,这个数字还真是用一只手手指头就数得过来。有些是对方先撒了手,有些是自己在相处的日子里看不惯,便有意疏远了。但是不管怎样,结局都是分道扬镳。
          进了社会之后,发现这个社会最大的特点便是不稳定,时刻变化,你回头想想觉得可以抓住用来固定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少。偶尔抓住一些,下一刻又因外力或者内力而消失了。也不知道,现在身边的朋友能陪伴多久。可能就像他一样,想留都留不住了。

          这种事,怎么想都像莫比乌斯环一样,怎样想都可以。如果我坚信能够不将你们遗忘,因而我会一直与你们亲密无间,这样最好;如果为了分别时不至于太难过,那从一开始便不用投入,可以;如果有人能时刻讲这两种选择单独贯彻到底,那便不会有第三种:正是因为我知道迟早要离开,所以在这个未知的时间点到来前,想再对你们更好一点。

          仍旧无解,可仍旧,想对你们好。

          回过神时,是因为头顶上枣树的花扑扑落下来砸在书页,便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说起来,古人真是闲到极致,才喜欢时不时找个事物来歌咏一下。后秦有个秘书侍郎,叫赵整。他说:北园有一树,布叶重重阴;外虽多枣棘,内实怀赤心。说的,倒是和人类,有点相似。

          我叹一口气,将书合上,抓起枣盘。烦心事那么多,越想越乱,不如吃颗枣。

          “蔌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

    Free Talk:

        最后那首词,是苏轼的一首《浣溪沙》,大意是:枣花簌簌落在衣服上,能听到村里缫车的声音,有人在柳树下卖黄瓜(……)。而他因为路途上的疲惫,天气又热,便想找家人要水喝。

        我就爱这种悠哉悠哉的调调……所以总体,这篇还应该是平稳中小虐又温馨的调调伐!

        哪能?!再说我是黑暗系呀?!

        另外,查资料时,总是被寝室的憋憋看到……她每次过来就看到我的窗口里有“枣”“枣树”之类的窗口,她都怀疑我脑子坏了……

  • - [...金先生と張学生]2011-03-15

    Tag:妄想症

         从医院探望回来,他将自己深深嵌入沙发,不住抚额。难道自己未来的妻子就将永远躺在床上了吗?可虽然觉得麻烦与不甘心,甚至有过想要从这段恋情中解决出来的念头,他仍旧决心等她。家里的猫“咪呜”一声,然后跳到他的腿上蜷缩起来看他,似是要安慰他般将毛茸茸的爪子按在他手臂上。他感激地捏捏它的爪子,肉垫软软的,猫儿又将爪子贴到他脸上。
         就像恋人的安慰一般。
         明知道猫儿却是无意,只遵从自己的想法而已。

    ------------------------------------------------------

    Free Talk:

        这大概是字数最少的一篇命题……总觉得,写长了,也不必……

        本来,想说,一个女孩出了车祸,昏迷,请求神明让她俯身在男朋友家的猫身上……什么的……诶……